垃圾三——加比橘
一切为了快乐

【ICHU/椿十夜】

龙胆端着小红碗大步度过来,脚步声笃笃。光亮尽息,依着清冷的月光,十夜将酒瓶举到眼前,对着甜酒痴痴笑出声。 
  
 
"十夜,你怎么穿这么少。我再取件外衫去。"说着椿将大酒瓶放在十夜身侧,动作颇大地将自己身上的披衫罩在十夜身上。
 
 
十夜转过头来,微眯起的眼里浮动着点点光亮,酒味熏着空气中暧昧的成分,叫人心情一直平复不下。
 
 
"去罢。还不去吗?"
 
 
十夜连声催促,龙胆倏地站直身,脑子一下子晕晕乎乎的,脚步飘忽地走了几步又听得身后人的笑声。龙胆揉着头发正想瞪回去,但目光触到年长者懒着身子整个靠在回廊柱子上时,他一下子不知道如何组织语言,颇不甘心地从喉间憋出了个"嘁"。
 
 
 
 
 
——————————
十夜柔软的银发蹭在自己的胸前,瘙痒得很。可对方一向浅眠,椿也不大想吵醒他。
 
 
胸膛会不会起伏太大了?
 
 
椿转着眼睛,手不自觉地伸去摩挲十夜留有酒香的唇。手指轻轻扫过对方下巴的软肉,玩得不亦说乎。正当这时,椿突然感觉大拇指指腹被悄悄地润湿,卧在自己胸上的脑袋也开始乱蹭。再熟悉不过的闷笑从下方传来,带着微弱的气音,调笑的意味变得不可忽视,他正想装作无奈地将尴尬搪塞过去,只听十夜轻声问他。
 
 
"大晚上你在干什么,椿?"
 

"春天晚樱很美。"
 
"今夜月色也很美。"怀中人悠悠起身,又转了半个身子面向椿,衣裳半遮不掩,看起来松松垮垮地,"你还没醉吗,椿?"
 
 
"没太敢喝多少。"他顿了顿,捕捉到十夜撒娇的慵懒气音,"但大概,已经醉了吧。"
 
 
"我猜也是。"望着面前人的身子越靠越近,椿无奈地伸出双臂——待十夜凉凉的唇瓣覆上来的时候,他的手也正好紧紧扣住了对方的腰和背。
 
 
 
 
————————————
虽然不刷ichu很久了。但是,太帅了。椿的新卡面太帅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