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三——加比橘
一切为了快乐

【APH/米英】我和我们

米视角。

独战米×和平年代英。

——————

英/国,出现在了我的家里。

他的容貌比我上次看到他要成熟不少——我上次见到英/国是五天前——按理说我现在应该和他正处于冷战期间,为了印花税这些无意义的事情而争吵过后,我的人民开始了躁动。现在我比任何时候都不希望他冒然出现在我的卧室里,因为这里塞满了反抗的欲望的激昂演讲稿,还有某些疯狂的南方人给我寄来的讽刺信。而我现在正在筹备独立的事情,但还可谓一团糟。

现在英/国出现在我面前,还脸色不改地阅读那些修订稿——这是糟得不能再遭的事情。

我的目光一直锁定在他身上,观察着他的面部表情与即将会做些什么的行为,他看起来有些烦躁——粗眉毛很不违和地皱起,噘着嘴吞读我们初步拟定的作战计划。我还不知道要发表些什么评论,他突然转过头来——那双绿色的眼睛真是漂亮死了。

"嗨"我举起手朝他挥了挥,尽量表现得一脸无辜,据我所知如果他心情好的话这是很有用的。否则我们免不了一次恶战,但我并不想那样对待英/国。毕竟他很少过来看我,特别是这么早。

"早上好,英/国。"我想一定公式化极了,我整个人紧张得要死。这种快频率的心跳我几乎想再次倒入枕头里抛开这种心脏抽搐的感觉。

英/国露出了很有趣的表情,嘴撅起来像只折耳猫,"我是从你床上醒来的,"他伸手指了指我旁边的床的范畴,"很感谢我优良的记忆力和你对于自己房间糟糕的收拾能力,我想现在是18世纪?"他双手称在身后的木桌上,绿色的眼睛眯起来,挑起一边的眉毛,显出一副慵懒而滑稽的模样。我对此十分警惕,我知道现在即使见到英/国我也不能表现出那种显而易见的激动——但应该是可以小小地表现出来的——他很显然不是我所熟知的英/国,他竟然问我现在的世纪,他是傻了吗?

但他的口音与语气中的某些调戏部分却深得我心,然后我选择性地忽视了他说他是从我床上起来这件事与对我的调笑。

"是的,先生。"我想我回答得很迅速。

"嗯...让我想一想。你现在仍然叫阿尔弗雷德,是吗?"

"是的,不然呢。你说话真好玩。"

他似乎很喜欢眯着眼睛看我,就好像看小孩子一样,我仍然不很喜欢英/国用这样的眼神与期许望着我。"好吧"英/国这么说着,叹了口气,"我是21世纪的英/国——能接受吧,21世纪,现在是18世纪。"

他明显是有意重复的,但我仍然不能太消化得来这种信息。英/国抿着嘴望了望我,"我是21世纪的英/国。我本来不是这里的人,就是说我已经经历过这个历史时期了,懂吗?"

"不懂。"我摇了摇头,想了想21世纪和现在所存在的时间差,"也就是说你是英/国的大叔版咯?"

"我——当然,如果这样你能够理解的话。"他眼睛先瞪得很大,又整了整自己的衣角尽量表现得冷静些,"现在该谈我们的问题了。我知道你现在和英/国的关系和即将发生的事情。"

"那你告诉我吧。"

"想得美,"他轻哼一声,一副得意的样子,"然而我之所以待在这里的原因是截止昨天我都还和以后的你睡在一起。"他故意在此做了停顿,我其实脑内为这句话还挺混乱的,不论是21世纪的英/国还是我和英/国睡在一起这种未来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我脑内突然蹦出个问题,它貌似存在了很久了,"英/国——嗯——就是你,会原谅我?"

华盛顿是不会告诉我这种事情的,他向来都只告诉我我需要关注的是什么,但在此之外我还有一部分顾忌着人类常说的感情。我或许不应当拥有这种感觉,但我被感染得过多了。我对英/国怀有异样的感觉,但很奇怪的是,当我面对法/国或普/鲁/士的时候我却十分平静。他们告诉我可能是从小就和英/国待在一起又是被他引大的原因,但说出这些话的时候,那些比我多活了上百年的老家伙们却露出了悲哀的神情。让我好不别扭。

未来的英/国睁大了那双翡翠绿的眼睛,好像是被问到了什么不该问的问题一样。他又低笑起来,脱下鞋盘腿坐在我床上,正面看他感觉他身型愈发削瘦。英/国的目光在我仅露出的上半身和脸上来回扫视着,邪笑着问"你做过爱没有?这个年纪也是可以了。"

"当然没有!"我大声嚷嚷着,虽然这真的让人感觉很丢脸但他这幅模样就好像我没做过就会被耻笑一样。

"好了好了"他起身离我更近了,拍了拍我的肩膀,英/国身上时刻弥漫着的那股红茶的清香溢进我鼻腔内,红茶分明是又甜腻只是一团叶子水的东西,但英/国身上的味道总是很好闻。

"很正常嘛小处男。"即使他这样说,我仍然感觉很受伤。"我和以后的你的关系呢,早就越过了这条线了。脸红了,哈哈你果然还是这个时候最可爱了。"

他笑着伸手过来捏着我的脸,我一手拍开了然后低下头来接受这个巨大的信息量给我的冲击。他这句话让我完全有些无地自容,就好像我意淫英/国的想法被完全看透了一样丢人。然而那个尝到甜果子的人却并不是我,我只能听着这种恼人的消息然后暗暗咒骂眼前这个被以后的我干的英/国——当然我也只是坚信着他是下面的。

"我不会再为那么陈年旧事就怪罪每次见面都和我大干一场的人的。"

他一只手撑着头,满脸笑意地盘坐在我面前,"但当年对我影响确实是很大,你要是真对那家伙有什么想法的话还是不要脸比较好。我自己都难以置信他是怎么做到,在我冷眼相待那么多年还保持热情的。"

"当然,他可是你男友。"我随便这么一嘟哝,英/国却莫名其妙地涨红了脸。

"不好意思?"

"你们俩要不是这种关系我还真不信了!"我心中还是捏了把汗的。我突然想起来法/国和普/鲁/士对于我袒露出自己对英/国异样感情时,他们当时的眼神,在那一瞬间我感觉心脏像被刺中了一样我生怕英/国说出什么否定的话来。我想着如果他回答不我就和他打一架——因为我感受得到,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的那个我,一定是从心底渴求着英/国的。即使我一点也不愿意承认这种事情,但如果当我已经干过他后还不能得到那些肯定的字眼的话,我肯定比谁都更不愿意。

"我、他!就算不是的话,你也不能怎么样!"他就像个气急了大声说着胡话的小孩子,任性到了极点。

"我可以代他和你打一架!"我装作要打架的模样,正准备从被子里出来站在床上向英/国展示我浑身的肌肉。虽然我完全认为他已经将我的身材看个透了。

他怔了一下,"他和现在的你真是完全不一样——"

"不!我们是一样的!"

"他起码不像你这样喜欢英/国。"他对着我笑了笑,就像嘲讽我一样。我瞬间感到浑身无力,他是怎么知道我喜欢英/国的?难道以后的我嘴就那么贱,透露了这么久之前的事情吗?!他们是得有多闲。但另有个声音叫嚣着,他已经透露得很明显了,他的意思是只是以后的我不喜欢他而已。

"这怎么可能!"

"我们总不能了解以后的事情的。就好比我以为我在接下来的几百年里都会咒骂你,但我没有。"他又以那种看孩子的表情望着我,我又想了想他之前对我透露的关于我和英/国之前的情感发展,总觉得有股子气堵塞在我胸口。有些话一定得说出来才行。

"反正这不可能。我才不管你说些什么奇怪的话,我既然和你上床了一定仍然对你怀有感情。我可从来没把你当哥哥看。"

"呃。我知道你在安慰我,但我对这句话感觉很受伤。"英/国被我的高音调和说的话弄得一愣一愣的样子真是搞笑极了。

"我不知道你这老头子怎么想的,反正我喜欢英/国。以后的那个傻逼阿尔弗雷德也肯定是这样。"我无视了他企图参与对话的要求,只想一股脑地把自己的心思全部倾吐出来。因为不管怎么样,说是我不喜欢英/国这种事情太侮辱人了。

"嗯,好吧好吧你别说了"他抬起手想捂住我的嘴,然后我死死地扣住了他的双手吼出了最后的那半句话。

"喜欢到你不可置信的程度。"

英/国整个脸都埋进了肩膀里,"这种事情也不用嚷嚷出来的。你这么说我就更想回去了。之前的是骗你的,我早和他是恋人关系了。"

"你之前是逗我的?!"听到英/国这么说我感觉我的拳头已经要控制不住地往他脸上揍。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被蒙骗的小孩子,该死。这种年纪的国/家都喜欢谈感情话题吗!法/国总是和我谈这方面,但又对我和英/国的事情闭口不提。奇怪的老家伙们。

他再抬起头来的时候脸带着狡黠的笑容,滑稽地点了点头,动作很大很夸张,"差不多。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又有调戏他的好把柄了。"

"话说你知道怎么回去吗!"英/国的目光没有定格在我身上,而是四处游移着,希望找到什么神奇魔物或机关一般仔细地审视着我的房间,"这次我一点也不为你的收拾能力感到骄傲了。"他这么咕哝着。

"我怎么知道,怪大叔。"我白了他一眼,打心底的。

"小鬼。"英/国坐在床上踹了脚仍在被单里的我的腿,"比起和你这么个小伙子相处我还是想和我家的那只来次亲密接触。"

我再次被他话里的幻想给击中了大脑,但听到他这么打趣着自己和以后的我的关系,感觉还是很好的,起码很舒坦。他还是那张脸,没给我太多的异样感,却也不像现在的英/国给我的感觉那么强烈。或许是真实感在作祟,我总觉得这家伙是属于那家伙的,哈哈。 又是那点可怜的纯真,心里又很不服气于这件事。我只得瞪圆了眼,羞赧地望着他。

"嗯嗯,"英/国似乎很满意我对于刚才那句话的表现,又开始夸张地点头——难道以后的英/国会变得那么刻薄爱调戏人吗?英/国像怕我听不懂似的,补了句,"就性爱这点我就很喜欢他了。"

"色老头。"我嘟嚷着,用着他明显听得清的音量。嘿,其实即便我用自认为最小的声音,我都认为英/国会听得见。

"嘿!你可比我欲望强多了!"

"那也比你不回去,缠着我好。"我开始起身拿起我面前的搭在椅子上的衣服,准备穿戴。他仍坐在床上看着我。

"或许我躺回去就能见我的阿尔弗了!抱歉咯小处男。"英/国这么说着,钻进了我柔软的被窝里,他满是享受的嗅了嗅我枕头上的味道。而我此时在想,如果英/国睡在里面的话我的床上是否会留有他的气味。我又害怕我的身体起反应,对此又十分的开心而幸福。

——————————

然而当我出那个房间再次进去准备给他带点早餐时,英/国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了。

他应该是去找他的阿尔弗雷德了。然而我的英/国,同我的关系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唯一可以确定的事情就是,多年之后的我们仍然会在一起。

——————————

写得蛮乱七八糟的。自己也不是很满意,就是觉得无意中打得有点长。

哇。之前竟然有一段忘发了。

默默地发到lof上()最后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