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三——加比橘
一切为了快乐

【APH/米英】-我所知的他们

琼斯和柯克兰这对是最不符合常理的情侣。

 

其一alpha一点都没有威慑力,琼斯身上强大的感染力与活力几乎使整个世界都能鲜活起来,这也同样导致了即使他已经和柯克兰交往了两年了,仍有不少人会追求他到要死要活。但正是因为他的鲜活使得他和柯克兰的相处中并没有正常情侣那样等级分明。倒是多数时候都是这名优秀的alpha主动地腻在喜欢的omega身边到处跑,些许的地位高低的意识都没有。

 

我对琼斯的认识并不深入,只停留在我朋友间那些对他爱慕不已的小女生的言语之间。但在他们语中琼斯是完美的,是无可替代的新星。但在我看来,琼斯就是个再平常不过的,会大胆追求人的小伙子——只是比平常人能更持久一些。他有些自傲,他刚开始对柯克兰有感觉的前两周就对我提出了警告,并大言不惭地说会追到柯克兰这个尖锐如刺猬的omega。我反问他是不是将会长当作游戏赌注还是只想玩玩他,琼斯低首轻笑地否定了我的两个问题。后来他常让我给柯克兰些暗示,我果断地拒绝了他。不过自从他可以好不尴尬地站在柯克兰身边并且整天围在柯克兰身边时,我就再也没有受到过琼斯提出的那些奇奇怪怪地小要求了。

 

其二,作为我们会长的omega强势冷漠,除了那些旧友几乎没有与人交往过。大概是常年使用抑制剂的缘故,近身去也只有很少的人会发现他是个纯正的omega。柯克兰是不服输的人,他排斥等级地位的歧视与不公平。在除了琼斯的所有告白中,他甚至当场批评那些追求者。他言语刻薄犀利,但讽刺的话中也透露了他作为第一二性征不一致的omega的极度敏感与痛苦。


 

柯克兰在第一次被琼斯告白后没留下答复就逃走了,他后来和我说他害怕被alpha喜欢以及后悔喜欢琼斯这样的alpha。他说这令他感到没有尊严与被侮辱。我是不理解他的,只得默默地为他们开始时的艰辛而祈祷。我没有柯克兰那样作为omega的痛苦,因为我是幸运而多数的一二性征一样的家伙。但柯克兰却和我如此一样又有着这样大的差距,他喜欢上一位被很多人仰慕的男性alpha是正常又不正常的。

 

我知道柯克兰冬天会耗费大量时间来织却只会堆在宽阔的会长室靠墙大木柜下面的四条厚围巾。我也知道他某些无用的纸张上会有胡乱画起的美国男孩的抽象图,我知道他每天都会因为琼斯来找他或者绕在他身边而感到兴奋不已。甚至我一向细心严肃的会长会记下琼斯无心的一句话然后难得主动地傻傻地跑过去追他。

 

柯克兰会窝在较硬的沙发里不明所以的低声咕哝什么,有时候会很恼怒地赶走总是突然到访的琼斯然后一个人跌坐在椅子里又纠结又难受。我时常笑他就像个恋爱的傻女生——我总意识不到柯克兰一向忌讳那些将他指向女人那面的话——但只要牵扯到琼斯,柯克兰只会怔怔地望着我,淡淡地答道如果他是个女人就好了。

 

我突然就觉得嘴里一阵泛苦,柯克兰是个从来不宁愿的人。可我仍旧什么也没有做。后来我想,柯克兰为了琼斯那样翻天覆地的心理改变,到底是抛弃了什么那些使他支撑这十多年的犹如他生命不可或缺的重要东西呢。他这样做有值得的回答吗。

 

柯克兰答应琼斯的告白是在对方已经坚持偶尔告白的五个月后,他终于能去接受一个alpha来爱自己。琼斯之后和我说当时柯克兰是像用勒死他的力度抱着他哭着答应的。他当时都快雀跃到跳起来蹦哒几步走,但其实心里又震惊又心疼。我想,柯克兰所有为他做的一切都有了值得的意义。 而琼斯也确实是一颗我从未在我所及的世界里看过、接触过的新星。

 

琼斯问我我是否对柯克兰抱有那样的感情,这种程度的吃醋真是太好玩了。我打趣了几句琼斯在沉默了几秒后又很快地说他信任一直待在柯克兰身边的我。褒义的那种层面。

 

我告诉他会长在这间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教室里面藏匿的所有柯克兰又喜欢又纠结的所有日子里的产物,但当时却一个也找不到了。当我终于懂得了什么后,才知晓了是柯克兰终于放下了对于自己假面上的尊严的执念,那些东西在日后也就成了他们秀恩爱的标志。


 

现在,每每我联系柯克兰的时候,他都呈现出了那些时光中全然不同的面目。他在遇到琼斯后犹如推翻了那堵陪伴他前十多年的灰墙。不过即便变得更加亲近与自然了,琼斯还是会很有威胁性的对我释放出浓郁的alpha的气味,警惕的意味不言而喻——这真的很令人尴尬。

 

谢谢他们这段走了很多弯路与心里路程的情感路,让我见识到了什么才是爱它原本该有的样子,而不是称作alpha与omega的这样一类伦理。


 

————————————

湾湾第一人称。

自己意识流的产物。写着写着就会很糟糕。因为很随性所以如果有人会看的话,感觉到是什么就是什么吧。

谢谢阅读。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