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烛压切。库丘林。长得俊。独伊。橘鱼

傲娇的定义

美/国和英/国总在会议中剑拔弩张,大胆提出自己的观点,就着有"特殊关系"这层联系毫不留情地对对方喊出甚至有些过分的话语和意见。即使怎么说都是为了思虑更周全使计划更明了,却怎么也无法忽视一个傲气的英国人和一位自大的美国人这股子冲劲。使世界会议上的气氛每次都微妙得异常,只得让法/国来打圆场。


今天也是这样。在德/国紧蹙的眉头与抿得开始发白的唇色下法/国宣布了会议的上半场结束,一大早的时间白白耗在了难民的收容问题与俄/罗/斯美/国对于中东的挑衅言论上——噢当然,还有在听到战争时立马变得激动的英/国——大家稀稀拉拉地离开位置去解决午餐,当然也有像日/本那样自带便当的细心家伙直接在座位上解决了。而更多的,大家都聚在一起,商量着凑顿饭或去某个新开的餐馆试试新口味(最后在互联网上给个差评。但这无关那些食物好不好吃,他们总是那么无聊。)


但是美/国这次没像往常一样几乎是第一个跑出会议室去找附近的M记,他被留在了沉闷的房间里面——准确来说,是英/国拖住了他的脚步。而恰好看到这幕日/本想,大概只有英/国才可能让美/国继续有兴致停在此处。即使他的视线已经频繁地看向大厅的门了。


"阿尔弗雷德,你什么时候能别总想着吃那些垃圾食品!"


美/国突然转过头瞪大了眼睛望着他,"什么?英/国你刚刚叫我什么?"


"嗯?难不成你对这名字很敏感吗?"英/国就像抓住了什么把柄一样,噘嘴挑眉又狡黠地眯起眼,那双比翡翠还有透亮灵动的眸子让美/国经不住想吻上去。美/国打算要调戏一下这个根本不如他本身想的那样刻板的老家伙。


"噢不是。只是你说出来就让我有些晕。"


"笨蛋!别想东想西的了。我说了多少遍了你的世界提案的…"


英/国撇了撇嘴佯装出生气的模样,却怎么也掩饰不了微微泛起的红晕。美/国知道这些隐晦的事情,但他同时为此感到迷惑——如果英/国真的如他所想的那样——嗯喜欢他——那么英/国就不会在会议中途那样过分的批评他了。他当然是正确的。


其实美国大男孩还是为此而感到有些烦躁。他难道没有强大到让英/国完全信任吗?他所见识过的爱情可比英/国对他要强烈且甜蜜得多——好吧这还是因为心里不平衡。他明明那么喜欢英——


噢他刚刚想到了什么?美/国又很快抹去了这些无意义的想法。


日/本将这些互相叫板又暗暗思考最妥当解决方法而亲密议论着的两人看在眼里。当美/国已经用笑容压倒性的占据了主权甚至抚上了较矮那个国家的肩膀,惹得那位年老的国家已经抵挡不住热气而燥热的时候,美/国撒娇般的要求一起吃中餐。英/国视线往别处游移了许久,用很勉强的语气答应了吃快餐的隐藏提议。


日/本摇了摇头笑着说了句,"英/国先生这样,很像是傲娇呢"


英/国很明显地被吓了一跳,尴尬持续了几秒就被打破了。


"傲娇?这单词可真长。什么意思?"


"嗯,不会好好表达自己的情感和情绪——比如英/国先生明明很想和美/国先生接吻却表现出一副很嫌恶的表情。"


英/国的表情在一瞬间变得非常僵硬,很明显他紧张得要命。美/国垂下视线偷看着他滑稽的神情,和平常一样大声又直接地戳中了他的点并大。


"英/国你表情怎么这么难看哈哈哈哈哈你不会真的这么想吧。嘿亲爱的,如果你想的话——"看,美/国总是忍不住揶揄一下他。


"滚开美国佬!"


"那么按照你的意思我该更近点咯?"


"不!走开!菊,该死的你不该开这么过分的玩笑!"


"噢抱歉抱歉。不过你和美/国先生相处的表现有时还真的很像。"


"是吗?"美/国似乎很开心于这一切,接着吹了个口哨。


这人真是,讨厌极了!

——————

人物有点崩望不嫌弃...。只是很简短的小日常,废话很多()

感谢阅读XD


 
评论(2)
热度(29)
© 悬挂废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