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独伊。库丘林。长得俊。橘鱼

【APH/仏露仏】-相遇于艾克斯

弗朗西斯与伊万在艾克斯的相遇算是个巧合。那天他正好在街边偏僻小巷里的某个花圃里对着大簇大簇的花朵犹豫不决,弗朗西斯并不喜欢那个女人,但如果只是作为蒙混那些兄弟们的借口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他对花并不懂行,只是他热衷于玫瑰,却不愿意将红艳带刺的花随意送给女人。

在店主的轮番推荐下,弗朗西斯只能勉强记得那位语速飞快的店主所提及到的名字。最后他抱着用锡箔纸包住的几株白百合与黄百合漫不经心地走出花店,又在下石阶的时候趔趄了一下。弗朗西斯向店主再三道了谢转身走开。

他没有往外面的繁华街道走,而是抱着点奇异的心情朝刚刚差点摔下石阶时不小心瞥到的男人那儿缓步过去。那个角落里时隐时现的银发男人——好吧他只是觉得有点眼熟而已,但这无法打消他心底那点蠢蠢欲动的好奇——在距离男人不到五米的时候,他总算是注意到了穿着略大的条纹V领衬衫与黑牛仔裤的金发法国人。

“嘿”弗朗西斯将右手抬起率先打起了招呼,“还记得吧,弗朗西斯。”他边说着一边走向高个子的男人,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

银发的大块头愣神了几秒,然后挑起一边的眉毛撅起嘴来。围起小巷的墙壁遮着午后有些许刺眼的阳光,这显得他眯起的紫眸亮盈盈的。他的手中拿着一个牛皮纸袋,一身休闲的深色短袖与这带有浓重暖意色彩的法国有点格格不入(当然这最主要还是他傲人的身高与体格)。

“这种事情上我总有些弄不懂你。好久不见,虽然只是放了个短假而且现在又碰巧遇上。”

“碰巧?嗯真凑巧。好吧,你买了什么?”弗朗西斯又走进了些,当然注意到了伊万手上抓着的纸袋子,他试图伸手拿来看看“兄弟我不得不承认你可真聪明,在这种偏僻的地方买纪念品既不像那些在繁华地段的地方那样坑钱,也同样不会失去这地方最棒的宝贝。”

“嘿弗朗西斯,说实话我并不喜欢你这样!”

“好好好,看起来是很重要的礼物,竟然连哥哥我也不给看。”弗朗西斯重新直起身子耸了耸肩,又摆出嘴角耷拉下来的滑稽表情,“这次专程趁着假期来法国,可以理解为你是在找我吗?哈哈哈哈哈、喂开玩笑的!我就是在这儿出生的,可以免去你多花费的旅馆钱,有没有兴趣?”

“我不想麻烦你。”

“啊,我父母都搬去巴黎了,所以只有我在这儿。”

也不知道伊万懂没懂弗朗西斯那点隐晦的小心思,就着之前有一起待过的经历反复踌躇后还是答应了。他拉着自己的行李箱到达了弗朗西斯的家——不得不说不论是年代感还是现代气息都十分浓郁,融合在一起却不显突兀。收藏品与陈列的空酒瓶摆在各处。虽然看得出来并非经常住在这里,但仍旧被打理得没有灰尘连橱窗、落地窗甚至连毛毯也不显脏的痕迹。弗朗西斯总会预留一两个客房,因为伊万去过他在其他地方的房子。这差不多都是为那群朋友们或女人准备的。尽管伊万认为那些女人更有机会待在弗朗西斯自己的屋子里。

弗朗西斯又想了一下,那女人估计也不会接受这种枝数的百合,就将她们插入了花瓶中。他百无聊赖地看着伊万做着收拾工作,到最后也没有去帮忙,只是斜靠在门框边一边提醒着某些贵重或具有意义的玩意儿。

他提议要不要一起到这儿转转,伊万十分果断地拒绝了他,说是艾克斯并没有他所喜欢的那些东西,或者回答的是他实在看不懂多少法语也理解不了这些欧洲中世纪的历史。这当然激怒了法国人,只可惜到最后只在伊万的沉默中结束了一切无理取闹。

之后无非是毫无意义地叙旧,互相暗损,然后弗朗西斯告诉伊万自己有收藏了些时的伏特加——这令伊万诧异又惊喜——两个喜爱在酒精里畅谈的家伙一下子就打成一片。他们甚至会毫无头绪地谈起工作,一阵争执后再回到生活里的琐碎。弗朗西斯并不知道自己在吐槽上司时伊万到底有没有听,他只是又给自己倒了几杯没给出任何回应;而当伊万说起自己在东部大森林里的那些轶事,弗朗西斯反倒开始说起了美食的差异然后盛赞了一番法国菜。聊着聊着到了深夜,接着是没有头绪的接吻。从嘴唇传来的酥麻感同时让两人近乎窒息,这场激烈得似于战役的亲吻中无法说是法式深吻还是俄罗斯小伙子的肺活量占了上风。直至伊万已经将手伸进对方的衣物中时,彼此才发觉到底做了什么。

好吧,把这一切归咎于意外。之后的几天还是要停留在法国。

翌日,弗朗西斯与伊万共同享用了简单的早餐。

正当伊万准备邀请弗朗西斯为他介绍介绍这座他并不怎么熟悉的城市时,弗朗西斯一边靠着吧台一边重新整理着柔软的金色长发。

“嘿你昨天不可还拒绝我了吗?不过,万尼亚我今天想带你去个地方。你一定会喜欢”他用发带束起头发,弗朗西斯带有笑意的语调令伊万忽略了那个让他皱眉的昵称,“所以你可以选择多带点钱,或者只拿上你的相机虽然我并不知道你有没有将他带来法国。”

“当然。”

弗朗西斯扬起头双手抱臂,发出一声轻哼,“我们得尽快准备下,行程与票我已经定好了。好吧?”

他们在前往阿尔勒的火车上没作过多的交谈,而弗朗西斯又显得有些头疼的样子。他一直反复翻阅着行程计划,不愿透露给伊万一分。这种沉默于伊万来说是一种习惯,弗朗西斯也没有多少想打破这种常规。

他们一边悠闲得逛着,弗朗西斯常会对着有深厚历史人文意义的建筑自顾自地讲起来,然后转身才发现伊万已驻足在某些地方,像反复回味一样。他总会无奈地摇摇头然后再上前去,自豪地望着这些被时光雕刻得具有独到意味的事物。然后又用余光瞥了瞥身旁人,一瞬间有想出声再赞扬几句的冲动也被那人专注的眼神给吞了回去。

这使得本就充实的计划拖沓了几分。

刚过下午两时,午休起后不过一小时的时候弗朗西斯就拉着伊万驶出了城外。

“弗朗西斯,我们要看的地方还有好多吧?”

“因为这才是我带你来的本意。”

阿尔勒的城外是大片大片正值花期的向日葵。阳光刺眼而绚丽,金色随着热浪包裹着一片向日葵花群,花瓣反射着晃眼的明亮。当双眼的全部皆被金黄色充斥时,顿时也找到了温暖的意义。即使这种温度并不那么宜人。

弗朗西斯并不清楚伊万是否喜欢向日葵。他只是觉得如果让他猜测的话,他也会选择向日葵最贴近于阳光与温暖的感觉。他来阿尔勒的次数并不多,但他总想带着某个与自己有些类同的人来一次。真正地感受这一大片的向日葵。

弗朗西斯被光刺得眼睛酸涩,他扭头望向共同伫立于此的伊万——好吧,他已经彻底沉进去了。弗朗西斯感到有些兴奋,毫不掩饰嘴角不停溢出的笑意然后视野里的金色被抹得不再那么清晰,再望去世界已经是如同色块一点点拼凑起来的了。

他低下头去调整自己,不自觉地伸手去抓伊万更为健壮的手臂。在双方柔和的目光中笑出声来。

心脏一点点被泄露进的阳光充塞,胸臆间不断抨击着的悸动频率越来越快。笑容也无可奈何地怎么也止不住了。

FIN

————————

bug有很多。第一次这么写西北风,希望ooc不会看得很难受!

三天了终于!!最后的fin写得我有点心虚()大概和之前莫斯科的那篇是有点联系的。

最后感觉阅读!

 
评论
热度(18)
© 悬挂废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