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烛压切。库丘林。长得俊。独伊。橘鱼

西北风

伊万打扮整齐站在落地窗前系好围巾。他的眼神漠然眉头紧蹙嘴角不自觉地耷拉下来,一副思考的模样。盈满初春乍暖还寒却显露出苏醒迹象的眼眸直直地盯着,麻雀随着熹微晨光扯着嘶哑的叫声试图唤醒什么。而伊万空洞地望着它们,透过在紫色遮光窗帘下被挡住的落地窗前。

弗朗西斯套上白底浅灰竖条纹的长袖衬衫与一件黑马甲穿上黑色直筒裤。洗漱完毕后想着简便早餐结束时来喝会儿咖啡,他顺手拿着马克杯往开着些暖气的客厅里走,正准备烧壶水的同时瞥见本该闭合不透光的窗帘漏进斑驳的光晕。弗朗西斯颔首轻笑出声,将准备工作完成而后往露光的地方走。

一把拉开窗帘不出所料的看见伊万站在那儿,弗朗西斯挑眉一脸不明所以地望着他。弗朗西斯噘着嘴半眯起眼从头到脚用目光将伊万扫了一遍,还未等他编纂好接下来的问话该如何用俄语表达出来,刚发出一声语气词的喉音就在伊万湿热的鼻息中消散。对方热度较高的面颊贴过来,如法国人习惯性的贴面礼罢。但这让弗朗西斯不寒而栗。

“噢、喂,别做的好像我们俩是女人。”弗朗西斯笑着推开伊万靠近的胸膛。“如果是我们,应该这样——”

说着弗朗西斯单手环过伊万的脖颈,另只手色情地顺着腰际抚摸下去在他健美的臀部线条处反复摩挲。弗朗西斯将两人的距离拉到最小他甚至觉着伊万的围巾磨蹭得他的颔部生疼,他们交换着彼此湿润的呼吸,在极为局促的视野里交流着。伊万睨起被窗外映射得透亮的紫眸,诡谲而笑的模样骇人。

然而在弗朗西斯轻佻笑容的引诱下,伊万宽厚的大手阻止了这场可预想的接吻。气氛霎时变得微妙而尴尬,愈发刺眼的光线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流泻进来,弗朗西斯手上的动作也随之消停。风还裹挟着寒意,小小地撞击着、扫荡着,屋外的一切在此刻的静默中是唯一的调和剂。

伊万缓缓移开那只阻止弗朗西斯的手。弗朗西斯亦如往常一般没有任何失望的情绪,只是挑眉轻笑以至于让人费解而愤懑。

“我走了。”

弗朗西斯像是掩饰笑意般的埋头,再次抬起头来时伊万已经系好皮靴准备出门。弗朗西斯抿嘴又对他勾起嘴角。钴蓝的眼睛带着些不稳定的情绪被浓密的眼睫毛稍遮,视线不自觉地向下压。“请随意,布拉金斯基先生”

————————

这是篇糖(。)写西北风不大有感觉了...。很短但好像很难咽。没脑洞苦恼中

 
评论
热度(11)
© 悬挂废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