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烛压切。库丘林。长得俊。独伊。橘鱼

本田菊当然知道些什么。他对着王先生一语不发的样子,就好像他就是那故事中的人一样。我有些恍神,王先生所说的那些故事令我隐隐想起了什么与此重合,但我又以一种隐晦的方式将此淹没在脑海内。就如同随着历史的洪波一层又一层地冲刷,一点点将那些血腥而刺目的真实事件随着苔痕往远处与深处流经或埋藏。

王先生浅呷了口茶,垂眸而显得深沉沧桑。微凉的茶水香在空气中弥漫,我不禁有欲哭的冲动。他又与本田先生以淡漠的语调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什么,我皆听不清晰。但本田先生一直表露出的那副面无表情却有些耷拉着嘴角的失落与隐隐愧疚之情我看得非常明晰。包括他与王先生说话时,那蹩脚的中文发音与明明给人一副君子模样不矜不伐的态度,让我稍稍对他们之间的关系感到好奇。他们明明看起来就是那么融洽,虽然因这彼此都平淡的语气而看起来尴尬但他们之间有一种羁绊,无形的羁绊。就很类似于有过很深的结最后无妙计便自解了的感觉。或许这么形容不大恰当。

我不大好意思打扰他们,以至于当他们已经互相道别本田先生又已离开后我才能在王先生收拾茶具的这段时间问出这个问题。

“很抱歉,王先生。请让我冒昧地问问本田先生与您的关系吗?”

王先生有条不紊地动作滞了一下但这不成大碍,他抬头看看我我想我是捕捉到了他眼底倏然闪现的惊诧的。而后他抿嘴对我笑了笑,好看的丹凤眼眯起或许他的眼角有点湿润了,许久了用极其温柔平稳的音调对我说:

“谢谢。”

 

——————————————————————————

我第一次写极东!!想表达的是我心中的两人(。)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3)
© 悬挂废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