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烛压切。库丘林。长得俊。独伊。橘鱼

祝贺全美同性恋婚姻合法化XDDDDDD

亚瑟那天正好是待在纽约的最后一天,正收拾行李从阿尔弗雷德家里搬出来的他突然就被自己恋人拉着跑出了公寓。

亚瑟原以为只是那家伙又饿了拉着自己去美食一条街逛个整整一天。出乎意料的,阿尔弗雷德将他拉到了美国最高法院前——离那儿还有一些距离,虽然非公事不能进但阿尔弗雷德可以说完全是进出自如的。亚瑟对着七色旗疑惑了好半天,阿尔弗雷德用那双湛蓝的,如被雨水洗刷地通透的眸子紧盯着自己,欣喜与激动毫无保留的显露在他的眼神与嘴角里。

他们的手相牵着。对方较高的温度自掌心传来。

“所以....”亚瑟埋下头遮掩自己的羞赧,“到底是要干嘛”手指又不自觉地愈发牵紧了阿尔弗雷德宽大的手。因为注意都转移到了听觉上,稍微能听清那些躁耳的美式英语的意思——断断续续地,什么美国...同性恋婚姻...合法?不是早合法了吗。

“所以英雄先生你不打算向今晚就回伦敦的你恋人解释下——你这鲁莽的行为吗?”亚瑟耐不住对方极少见的安静,抬眼去看他并没好气地抱怨着。

发现那片天空还包容着他。

阿尔弗雷德微启唇,像的宣告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长舒了一口气——“英/国,你愿意嫁给我吗?”

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求婚了,但是迅速充塞胸口的幸福感与紧张还是将他淹没地措手不及。他的喉咙如同被堵住了一样挤不出任何一个单词亦或字母。

对方笑得一脸灿烂,亚瑟不知是怎么的,慌神间就看到阿尔弗雷德被暖阳包围,金丝让光线在头顶处晕染出一层光圈。亚瑟坚信着自己不会是那么容易被感动的人,便固执地觉得这都是因为阳光太刺眼的原因才使得泪水不由自己的溢出来。

“我的英/国先生,你的回答呢?”阿尔弗雷德嬉笑个性里少有的专注而谨慎。他用另只手拭去亚瑟的眼泪,微笑地望着他。

“笨蛋,我们不是早结过了吗....。”

“不!英雄我还要再听一次”

“....我愿意。”亚瑟靠近他嗫喏地在他耳畔边说着应答语。害羞得直接将头埋在了恋人的肩膀里。

之后就是一只手抚上自己的脸颊,拉开两人的距离而后唇瓣相接陷入一场清淡而绵长的吻中——不带有任何情欲的、仅仅只是相互倾吐爱意的吻。

他们的十指相扣。在被挥动着的七色旗下接吻。

————————————————————————————

亚瑟在之后的“LONDON PRIDE”时问他为什么要再次向他求婚——他本人反复声明并没有为此感动到——得到的是十分蠢地举着七色旗的阿尔弗雷德咧开嘴回答的——

“英雄我之前拒绝在自家办结婚证是为——还有那么多州不承认我们。现在可以了,因为美国——我的每一个部分——都承认了我们是彼此的伴侣!”


 
评论
热度(23)
© 悬挂废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