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三——加比橘
一切为了快乐

一点露中段子

耀瘫倒在床榻上,身材消瘦得似惨白的薄皮紧裹着骨头,满屋子里的烟熏味呛得人难受至极,烟雾已然弥漫到悬梁上扩散至每个布局精致的小房间内使人翻腾起一股作呕的晕厥感。

“呃...”耎懦又有气无力的声调从耀已无血色的薄唇里溢出,狭长妖媚的丹凤眼微掩着慵懒地气息从滑到腰间的红色汉服悄然散发出来,稍稍挪动下身子就有着私处被曝光的危险。


“小耀,我来了。”俄/罗/斯人直接闯入了他的宅邸,入过玄关就望见侧躺在木塌上身旁随意散落着鸦片,烟枪还一直拿在手里放不下的耀。尽管这与他全无关系甚至是有利的,但还是用带着些软糯的温柔男声摇头笑笑道“耀,这可不好哦。大烟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耀有些打趣地讽他,但声音又因这毒品难以将语调提高显得苍老又古板:“去你妈的,今天给我带了多少?”

“不多不少,三两。可花了二万卢布。”嘴角还是淡淡的勾起弧度,紫罗兰的眸子直直地勾着耀。将牛皮纸裹着的东西随意丢在一旁,视线四处游移飘浮不定不知在思索什么。

“?小耀,”男人高大的身躯完全遮挡了从大敞的木门照射进来的阳光,漂上软金色的白发曜曜着他的眼睛使得耀看不大明晰男人的脸色,但男人是紧蹙着眉的——这从他的语调里就听得出来。

“你是不是昨日又带女人了?”质疑着。

“哈...什么啊。你不在自己找个人玩儿不行吗?而且我对女人没兴趣。”心虚的视线移向暖光散落斑驳的地上,大烟带来的紧致又醉人的口感不由自主地让他将这种莫名兴奋愉悦的感情靠着缓慢吐出的烟圈发泄出来。

整个过程,男人都注视着耀。

吸完仅存的最后一口,烟枪就被那人夺走,毫无反抗之力的耀只得顺从接受。“噢...”愤懑不满的音调从沙哑的喉咙里溢出。

男人渐渐靠近他,紫眸冷冽的神光盯得耀那双琥珀有些飘忽,以及这种将膝盖紧挨着对方大腿的姿势也是令人羞耻至极。一时间便红了脸。

“喂喂,你干什么啊伊万。怎么,你还会吃醋?”掩饰尴尬的冷笑道,别过脸不看他。

“我爱你耀”异常温润的嗓音,他俯身在耀脸上小啅了一口。

耀斜睨着,似乎蒙上了一层水雾,极力抑制住声音让人听不出颤抖——

“算了吧。”


————————————————————————————

很奇怪的写文方式。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

以及对那段时期的历史并不熟悉,关于钱什么的也是瞎猜的望不深究。


 
评论(1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