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烛压切。库丘林。长得俊。独伊。橘鱼

【旧物】一点蕉橘小段子

“杀过人没?”清脆又显得稚嫩的女声刺破与这沸腾起、混乱烦躁的人声不符的,在两人间悄然蔓延开来的寂静。这个新的搭档已经呆愣着站在自己面前盯着足有一刻钟了。

他的面部表情有了些变化。他碧蓝的瞳眸稍稍紧缩,眉毛饶有兴趣地挑起。很明显的是,他其实完全不认为这句话十分的唐突与奇怪。

但却没有改变自己的动作,笔直地站立着一直将目光定在她身上。她眯起眸子,被睫毛膏刷得过分浓密的睫毛几乎遮盖了她的视野,夜店里让人意乱迷离的灯光时不时打到她,在脸颊上留下激起人性欲的诱惑感。

她无奈地撅嘴,大概是年龄与本该来这儿的年龄相差太多,这个无意地动作更多的化为了可爱。

“啧。即使这样,不理以后的伙伴可不好哦?我可保不定会做出什么卖队友的事。”她转个身面对酒保,拿起之前随意丢在一旁的玻璃杯示意着什么,“话说,你叫什么?…本名。”

沉浸在酒精带来的过度清爽之中,鼻腔内充斥着劣质酒呛鼻的味道,抿嘴舔舐着残留在嘴唇上的酒感觉到喉咙被猛烈灼烧的快感,以此来打发时间和掩盖尴尬。


但那人就像听不见人说话一样,什么也没回,甚至是不曾改变自己的动作只是随着她动作的变化而嘴角的弧度愈来愈大。他明白什么,毕竟学过心理学,一下子笑出声来。


————————————————————————————

唉。好久前的梗了。会不会往后写果然还是看心情x

文笔差,嗯偏意识流希望如果有人看的话不会很累w


 
评论(2)
热度(7)
© 悬挂废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