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三——加比橘
一切为了快乐

【FGO/狂术–狗咬狗】

caster难得粗暴地脱了他的衣服,指尖打颤地解开扣子,又没有耐性似的放弃仿佛宣称自己在与衣料的斗争中甘拜下风。

caster浑身带着呛人的烟味和威士忌的酒香,不仅浸透他的西装外套还稍稍熏红双颊,术师睫毛扑闪眼神游移泄出成熟樱桃的红光。这些又同他平时爱擦的古龙水交融在一团,像是一个极力挣上游社会的朋克青年,哪与哪全不符。

alter皱皱眉,术师的喘息间蹦出几声闷笑,凑到对方耳边去故意要将自己的呼吸推送进alter的耳蜗里。

只可惜他目前没有什么力气支撑自己的肢体,扶着alter的肩坐进他怀里也仍带着倾斜地面的危险角度。caster的额间触到了凉凉的alter的脸颊,他倏地软下身子将头搁在身下人的脖颈间,那些紊乱的、被烟酒带偏了味的呼吸零零碎碎地散在alter的耳垂和锁骨处。

caster今天对亲吻毛躁极了,他自己堪堪靠着alter的手揽住腰身施力扯住他,才让他不至于摔到地上,于是促狭空间里唯一完全保持思维清醒的alter顾不得犬齿相磕,也将右手臂不断攀升的麻痹感如厨余垃圾一般丢在亲吻之后。

“cas,你最好现在起来。”alter揉了揉他的腰,嗓音沙哑地说道。




————————

*晚晚自习放飞产物
标题来自历史老师(?)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