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独伊。库丘林。长得俊。橘鱼

【FGO/狂术–海洋馆儿童日记】

   有鱼。有水。没有尼古丁,打入口处便贴了张黄底的禁烟标志,现在又是随处可见的强调。没有酒,离现在所处之地三个街区之远的地方有家远近闻名的酒吧,他现在尚且缺乏足够的理由转身离开。

   他咂咂嘴,状似漫不经心地瞥了眼手表,海洋馆里光线很暗,时针分针秒针全将银光藏匿进一片蓝黑之中。获取信息失败的嗜酒患者连带着嘴角也向下弯了几度,脑内朋克摇滚和古典音乐各据一方,惹得他更是心烦意乱。

   两方音乐风格的乱斗将跟着对方的步调硬是拖慢了几拍,让牛津鞋踩着混乱的节奏踏向地板。

   察觉于此的Alter脚后跟顿了顿,头也不转地将手向后伸,摸索着抓住了年长者的手腕,把Caster朝自己身侧拉了一步。

   紧接着对方的手指从手腕开始斜向上进行着探索,指尖触到腰腹也要隔着衣料捏一把。这算是Caster也熟知的Alter无伤大雅的习惯性动作,他因久坐而逐渐没那么紧实的肌肉总惹来家里其余三子的嘲笑。

   在对方得寸进尺地“西进”途中,Caster及时拍掉了他的手,斜睨他一眼从中射出威胁而暧昧的光,宛如淘金热中充满朝气的年轻人带着期待的揣测,更何况他又不自觉地摆出噘起嘴的动作。

   不该穿这件条纹西服外套出门,他想,更不该配紧身九分牛仔裤。前者被Lancer借去过,他那见鬼的好运气让这身好西服染上了约会午饭的草莓酱。后者则是会将他所有的生理反应暴露无遗,这让他很急躁,包括不解风情的Alter,同样让他烦躁。

   Caster正想揉揉后脑勺假作将烦恼像污渍般搓一把便会掉,又正巧发觉自己因嫌麻烦而选择了盘发。手指刚好碰到头发时堪堪顿住,像维多利亚时代不愿束腰的女人,为了掩饰尴尬只好两指捏起做作地捋着发梢的些微发丝。

   俩人沉默的间隙中挤进人声,小孩与父亲伫立在玻璃前压着音量的悄声对答,看起来学识渊博的人低声深情的讲解还包括不远处小型封闭环境内的表演处爆发的声响。

   无趣。

   环绕四周的透明屏障直直向上延伸又转弯成流畅的弧形,将游客全悉笼入静谧而深沉的湖蓝色调。同鱼呼吸,昏暗看似包容地步步侵蚀水蓝又与其缠绵地融合,鱼轻盈地游动,在无声的世界中适应感受水波的抚摸。

   既扮演着施重者的角色要人喘不过气,又将人轻托,上升,视线模糊,忽明忽暗,舒适又湿润的水的触感将疲倦打湿,于是便像冰块般悄悄溜走,脑内空白,只有视野收缩至尽属光线与水的交织的画面。

   他在与Alter接吻。

   在逼仄的,环境幽森,光亮难以抵挡的角落里,水隐隐反出的淡光同发色融为一体。唇上湿漉漉的,口腔内清淡的日本烟草气息以及昨夜威士忌的酒精直侵大脑神经,惹得人醉醺醺地吸吮汲取他不易察觉的瑟缩颤抖。

   Caster伸舌去抵对方的犬齿。克制、温柔又缠绵的亲法令Caster脖颈发紧,同Alter外表气质截然相反的暧昧将他环进对方的非正常距离。

   毫无疑问地,Caster揪着对方的辫子扯开了他。

   霎时屏障被敲破,水一股脑地从封闭环境内冲撞出来,泄了满地——女人高跟鞋有规律的敲打,小孩子穿着运动鞋活跃地半走半跑,皮鞋,长靴,啪嗒啪嗒地扣紧Caster的神经。

   Caster舔了舔嘴角,随即咂嘴,牵过眉头皱紧的Alter后,嘴角不可抑制地上扬。

   “等会儿记得提醒我买瓶威士忌。”

   “你进来前就说了。”




——————————————

狗 狗年快乐,哈哈、哈。我是个沙雕.jpg
纠结了很久还是放上来,是昨天熬夜写着玩的
感想阅读w

 
评论(4)
热度(26)
© 悬挂废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