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烛压切。库丘林。长得俊。独伊。橘鱼

【APH/西北风-杂七杂八①】

伊万伸手去够那册刚装订好的,里头是弗朗西斯两周前刚刚接手的翻译稿。弗朗西斯的俄文写得很工整,字迹带点圆滑,实属为俏皮可爱的风格。伊万虽把稿子捏在手里,却也只是垂头露齿而笑,眼睛眯成缝,气音从鼻腔中泄出,合着又浓又密的长睫毛上下扑闪。

若是天气够好的话,你会有机会窥得当红男模伊万从不在镜头前展露的笑颜,同阳光交融的场景,有微末的粉尘在其间肆意飞舞,光线会将他笼进暖暖的橘光中。从脱离了大部队而翘气的发丝开始,再跳跃至高挺的鼻梁,金粉洒下覆在睫毛上,下滑轻轻地勾勒他的唇线。

令人感知到伊万独有的静谧所带来的美好,像一头向来阴险狡猾的鳄鱼悄悄趴伏在你脚边,惊喜又诚惶诚恐。

弗朗西斯如是说到,只是将前半句话吞入肚中,弗朗西斯喉结动了两下,他在玄关处换好鞋,皮革包从肩上被抛弃,默默窝进了沙发里。他远远瞥见了自己的手稿,又道。

“我是个异乡人,
“在这片海水压着的神底世界,
“太阳用弯曲的光来窥视,
“空气在我两手间漂浮。”①

“不,你不是。”伊万笑着说,垂下手。

“我是火焰,寻觅与放纵;”
“我是一汪水,深得敢吞没膝盖;(伊万将册子又送回桌面,朝他走来。)
“我是自由条件下以诚相待的水火……”②

最后几个单词明显有刻意咬字,压低了嗓音。当伊万的手轻按他的肩,弗朗西斯的字句已经只能吐进伊万的耳里,呼吸将耳廓染上绯红。

弗朗西斯侧头去蹭伊万的面颊,没料到平常并不精于亲吻的俄罗斯毛熊竟主动凑过来,小啄一口后双双陷入深吻。

“不要再以孤独自居了”伊万边抚着弗朗西斯的眼角边说,“滚热的词语,美丽的词语,深沉的词语③,是你说的,它们是——”

“是爱情的火炉冒出的青烟。”④

——————————————
是小有名气的作家法和渐渐开始大众化的男模露。

里面的诗全部来自索德格朗的早期作品(bu)
①来自《我》。②《现代女性》。③④《词语》
沉迷太阳的女儿,索德格朗真好,爱她,爱表现主义(大哭)

是写来自我消遣的。上课的时候看索德格朗(……)然后发疯

 
评论(2)
热度(12)
© 悬挂废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