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三——加比橘
一切为了快乐

【王者荣耀/铠花-暧昧②】

03

 

 

 

那身影又擅自闯进了长城,孤月悬空。人在屋檐上跳,人影便在墙上跃动,洒下的月光凄冷,凄冷得好似有三九天里寒风那般令人寒颤,目所能及之处朦胧一片。

 

 

今日守城的苏烈伫立在长城上,焰火在他身后狂舞,于黑暗中狰狞地冲出一道光,阴影追随上苏烈的身形轮廓,最后扒在城墙上的平地上。

 

 

苏烈斜睨,望着他轻盈地奔于屋顶间,眉间蹙起,两手扯扯裤子席地而坐。把起随身带的酒壶,一声叹息和酒塞打开的声音踏在同一音节上,他将酒往嘴里倒。

 

 

这酒不烈也不让苏烈感到太清淡,没什么甜味,就是舒服,喝得心底坦然。有些乐章穿过苏烈的大脑,他被引着闷哼出调子。

 

 

他的视线在远处兜兜转转几圈,浓黑一片,近处却泛着赤色的光,目光又去往身后搜索那人的身影。

 

 

不过这次再怎么看也见不着,正当他更攥紧了些手中的酒囊。一硬物陡然抵在自己肩上,苏烈正欲反击可动作愣是滞缓了好久,最后另只手推开了置在肩上的剑,指腹稍稍触到上头的剑鞘纹饰的凹凸起伏。

 

 

他低头闷笑俩下,声音低沉而愉悦,像是从嗓子眼里迸出的音符。苏烈又闷头一口酒,嘴动了几下,似是极力享受尚停留在舌尖的醇香。

 

 

“笑什么。你防御能力可是越来越弱了。”

 

 

“早就知道是你,躲躲藏藏像什么男人!”苏烈背对他摆摆手又干笑俩声,李白坐他身旁来,手伸出身子一倾,苏烈却往旁边躲。裹上黑手套的手停滞几秒,指尖抖了抖。苏烈只是盯着他,嘴角和眼角一齐向上弯。

 

 

“酒都不给兄弟我喝一口。”

 

 

说着,一手撑地,用力一跃,身体腾空翻了半圈,降落目标直直向苏烈端坐的地方踩去。

苏烈将塞严实了的酒囊向后抛,身子后倾仰躺下去,反手撑地,腰部一使劲,整个人跃起,单手抚地向后滑行半米。那酒囊摔在他脚边,苏烈便稳稳的站起身来。

 

 

待苏烈抬眸看他,李白已经卸下背在身上的剑,带着剑鞘孤零零地躺在篝火边。

 

 

那人自是仰头看着酒囊下落的方向,李白的视线紧跟其后,当触及到酒囊身影的时刻,李白倏地向苏烈冲去。抬腿,脚背刚要击上对方腰际,脚踝便由对方一握,砸上去的力度顿时小了不少。

 

 

苏烈把着脚踝将人顺时针一甩,李白随即飞出。李白在空中后仰,撑地,一个翻身两脚落地,但也愣是向后滑行了段距离,直到脚跟停在长城的墙壁上。

 

 

正当他刚起身并迈腿再次反攻的时刻,身子还没站直后背就迎来猛地一击,整个人迎面栽在地上。

 

 

对后背的痛觉尚未反应过来,李白就感觉到后脑勺有刀锋抵着,近在咫尺。只是这动作持续不久,拿剑的人手顿了顿,转又收回。

 

 

这力道,怕是太好认了。李白腹诽道,直起上半身,垂着个脑袋一手给脖颈按摩。头来回转悠,另只手摸了摸蹭上灰的鼻尖,嘴里嘟哝道:“苏烈胆敢放我进来,你们就该知道是我这个老朋友。木兰你下手太狠了,好久不见视力也不行了吗。”

 

 

“你是谁。身上有剑气,很重。”

 

 

跟前一人连脚上都带上铠甲,李白闻声抬眼瞧他,这人俯视看有一股压迫力。浓密的长睫毛稍稍遮挡住蓝眼睛,但里头的气势不减分毫,射出幽暗的光,像是像是武官看到文官冲到圣上殿前以头抢地,直白的疑惑中带有不悦。他的目光在李白身上停了好几秒,在李白身上来来回回扫了几遍,又去看站在一旁的花木兰。

 

 

“这个野鸡是李白。”

 

 

“什么野鸡?!”

 

 

“大晚上的在边防重地的屋顶上跳来跳去,你当是小女孩在河边采花吗,这么悠闲。我刚要睡着就得和铠跑过来抓你,不是野鸡是什么。”

 

 

李白盘腿坐地上听完这话,闷了很久,抬头看看站在对面的铠又瞥了眼花木兰,问:“你,难道和这男人一起睡?”

 

 

闻此,花木兰的眉头皱成一团,她一手叉腰,接着手又放下,给铠招招手,脚尖转了个向便大步往楼梯的方向走。

 

 

这句话没个回应,就好比是颗打水漂入了江河的石子,到底沉不沉底是没有答案的。但那长发男人在离开前向李白伸出了手,并告诉他自己名铠。

 

 

李白抓着铠手腕站起,拍了拍那件起了皱快变成灰色的白外套,暗自骂到这不经脏的家伙。

“铠?”

 

 

“是。将军赐的名,有幸相识,李白。”

 

 

 

 

“苏烈,不备酒么!”俩人两句还没说到,一声中气十足的女声传来,声音不大但有气势,大家纷纷扭头去看那个提前离场的人。

 

 

“啥?”

 

 

“就知道你不薄情,谢啦!”李白首先反应过来,大笑几声,趁机伸了个懒腰。

 

 

花木兰回头,随意扎起的长发有零乱地生出些发丝来,她用带着慵懒鼻音的声音嚷着:“老地方见,把你那新看上的小男人带着去。”

 

 

“老地方是哪?”铠望着渐渐隐在暗处的花木兰,篝火的火焰在两方烽火台的墙壁上晕染着橘黄,与黑暗一齐在将军的脊背上按着肌肉线条舔舐出明暗色彩。

 

 

“李白会带你去的。”

 

 

花木兰说出这话,最后一个字的语调往上翘,暧昧的味道不言而喻。李白挠挠头轻笑,瞧见大块头的表情,他的视线还在向花木兰走不见的方向游移,好像能将刚刚那画面不断地回味,女人已离开了的身影有了好比香水般令人留恋的意义。

 

 

 

 

只是这纯酒宴比起他们想象中的酣畅来,出了一点三人都预料不及的事故——铠三杯倒了。

李白听到身边端坐的铠咚地一声,头搁在木桌上,声音动作不小。等李白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已经吓得下意识摸剑了,他喃喃暗骂。

 

 

“花木兰,他——”他去看同样愣住的花木兰。这人刚刚还很放松地一手撑脸,弓着腰,边调侃李白的轶事边笑得眯起眼。

 

 

这一动静叫她突然直起身,她的嘴拱了几下,嘴角下撇。然后花木兰又放声大笑,未端酒的手撩起刘海,有些微发丝落下,她眉眼带笑,另只手放下酒,去推铠的头。

 

 

“嘿,喂,大兄弟”

 

 

边说着,一些零碎的笑声挤进来,让字句模糊不清。她见铠看起来完全没反应了,便露齿裂开嘴笑,垂眸,睫毛在昏黄烛灯的晕染下落下阴翳,笑意催促声音从喉咙眼里冲出,指尖在铠的额前发间缠绵。

 

 

“哟”李白撑头看着这一幕,想打破这出突发事故惹来的恋爱剧情而带来的诡异气氛。而苏烈则是继续闷头喝酒,连抽出个余光去瞧一眼都吝啬,似乎对此见惯不怪。

 

 

“你这才喝几口就脸红至此了。要不要休战,嗯?”李白敲了敲桌,道。

 

花木兰看了他一眼,笑容仍然无法收回,嚷道:“继续!来!”

 

 

 

 

 

“阿铠这是怎么了?”起夜的百里守约一眼看到了花木兰苏烈和李白三人,一人抱着他头,余下俩人各抱一条腿,正视图将大男人铠拖着进已昏迷在三人怀里的那人房里。

 

 

闻声三人齐齐转头,个个眼神迷离,百里守约这才嗅到空气里满溢的酒味,他右手在鼻前挥了挥。怪不得刚刚都脚步不稳,身子打颤,百里守约想到。

 

 

“你们喝了多少?”

 

 

“姐与太白共五桶!哈哈哈”

 

 

“我一桶”

 

 

“他呢?”

 

 

刚刚还在炫耀自己战绩的三个人一下子没了声,百里守约正想着这三人太过恶毒竟然给新人灌那么多。他正在心里盘算着解酒药要配多少,刚刚只笑了几下的李白开口了。

 

 

“他……哈哈”李白放开一只手去摸摸头,“这家伙只喝了三碗就倒了呢。哈哈”

 

 

翌日,铠的事情传遍全连。

 

——————————————————

这一次不是很好吃。李白戏份太多了(……)

我最近好想写谈恋爱aaaa

下次写恋爱+保姆守约和阿铠的小故事

感谢阅读w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