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英。独伊。库丘林。长得俊。橘鱼

【FGO/狂术–狗咬狗】

caster难得粗暴地脱了他的衣服,指尖打颤地解开扣子,又没有耐性似的放弃仿佛宣称自己在与衣料的斗争中甘拜下风。

caster浑身带着呛人的烟味和威士忌的酒香,不仅浸透他的西装外套还稍稍熏红双颊,术师睫毛扑闪眼神游移泄出成熟樱桃的红光。这些又同他平时爱擦的古龙水交融在一团,像是一个极力挣上游社会的朋克青年,哪与哪全不符。

alter皱皱眉,术师的喘息间蹦出几声闷笑,凑到对方耳边去故意要将自己的呼吸推送进alter的耳蜗里。

只可惜他目前没有什么力气支撑自己的肢体,扶着alter的肩坐进他怀里也仍带着倾斜地面的危险角度。caster的额间触到了凉凉的alter的脸颊,他倏地软下身子将头搁在...

 

【FGO/狂术–海洋馆儿童日记】

   有鱼。有水。没有尼古丁,打入口处便贴了张黄底的禁烟标志,现在又是随处可见的强调。没有酒,离现在所处之地三个街区之远的地方有家远近闻名的酒吧,他现在尚且缺乏足够的理由转身离开。

   他咂咂嘴,状似漫不经心地瞥了眼手表,海洋馆里光线很暗,时针分针秒针全将银光藏匿进一片蓝黑之中。获取信息失败的嗜酒患者连带着嘴角也向下弯了几度,脑内朋克摇滚和古典音乐各据一方,惹得他更是心烦意乱。

   两方音乐风格的乱斗将跟着对方的步调硬是拖慢了几拍,让牛津鞋踩着混乱的节奏踏向地板。

   察觉于此的Alter脚后跟顿了顿,...

 

【APH/伊-会议后的介绍】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穿着黑西装,毫无褶皱,西裤上还有明显的两道常年积压而留下的两条长线。可能是数位媒体在场的缘故,望见英国先生踩着黑皮鞋推门而入大迈步时,北意大利缓缓站起,怂着肩将西服外套的扣子规矩地扣好。

  

嘴角微微牵起礼貌的弧度,脸上是显露气色的浅浅樱花色,眉毛被画成眉头粗而眉尾拉长的深褐。睫毛膏只照顾到了上睫毛,即便如此他的下睫毛仍长长的叫眼底的情愫模糊些许。

 

等到闪光灯在他们几人身上扫过几遍,几位国家代表先生互相握过手,对着没有感情的摄像头挥挥手,好似在朝它们热情示意,摄像机以有规律的闪动红点做回应。

 

意大利全程少言寡...

 

【APH/米英-相册】

R10(?)
#米英
(年龄操作→32×16)

半小时前琼斯手螶口并螶用解决了16岁青春期少年的生螶理螶需求。亚瑟的身体绷得很紧,尤其是将手指深螶入的时候,一点没有他平日里嚣张而大放厥词的模样。

英国人的肩头缩起,脚趾都挤成了一团,全身都止不住的颤抖,想来先前亚瑟说自己有过经验的事情也不过是吹嘘,琼斯想到这点就十分愉悦,更别提一向骄傲自大的柯克兰先生难得压着声音又螶喘螶又叫但并不喊螶停的脸红模样,这对他更加受用。

所以为了防止自己对未螶成螶年下手,年逾三十的阿尔弗雷德一把扯下被弄脏领螶口的衬衫,屁颠屁颠地跑进了洗浴间。而亚瑟仍然双手捂着脸,刚刚从酥螶麻中恢复过来的双腿在被单上蹭来...

 

【APH/西北风-杂七杂八①】

伊万伸手去够那册刚装订好的,里头是弗朗西斯两周前刚刚接手的翻译稿。弗朗西斯的俄文写得很工整,字迹带点圆滑,实属为俏皮可爱的风格。伊万虽把稿子捏在手里,却也只是垂头露齿而笑,眼睛眯成缝,气音从鼻腔中泄出,合着又浓又密的长睫毛上下扑闪。

若是天气够好的话,你会有机会窥得当红男模伊万从不在镜头前展露的笑颜,同阳光交融的场景,有微末的粉尘在其间肆意飞舞,光线会将他笼进暖暖的橘光中。从脱离了大部队而翘气的发丝开始,再跳跃至高挺的鼻梁,金粉洒下覆在睫毛上,下滑轻轻地勾勒他的唇线。

令人感知到伊万独有的静谧所带来的美好,像一头向来阴险狡猾的鳄鱼悄悄趴伏在你脚边,惊喜又诚惶诚恐。

弗朗西斯如是说到,只是...

 

【王者荣耀/铠花-暧昧②】

03


那身影又擅自闯进了长城,孤月悬空。人在屋檐上跳,人影便在墙上跃动,洒下的月光凄冷,凄冷得好似有三九天里寒风那般令人寒颤,目所能及之处朦胧一片。


今日守城的苏烈伫立在长城上,焰火在他身后狂舞,于黑暗中狰狞地冲出一道光,阴影追随上苏烈的身形轮廓,最后扒在城墙上的平地上。


苏烈斜睨,望着他轻盈地奔于屋顶间,眉间蹙起,两手扯扯裤子席地而坐。把起随身带的酒壶,一声叹息和酒塞打开的声音踏在同一音节上,他将酒往嘴里倒。


这酒不烈也不让苏烈感到太清淡,没...

 

【王者荣耀/铠花-暧昧】

00

 

 

那是一个星期前的事,铠对木兰说出了今晚夜色真美这样暧昧的话语,关于这句话的具体情愫花木兰不是不懂,她只是懒得处理,何况她的身份需要花木兰严于律己,自个名后头便是大大的将军二字,大唐的安危高于小打小闹甜甜腻腻的红尘俗事。

 

 

但自己也没有拒绝。就在火光摇曳下,对方银白的长发随意地扎在脑后,皮筋已经不那么紧,铠深邃的五官带着异域的色彩,垂下眼睑的模样带着遥远夜空上月亮的感觉,难以接近又惹人向往。花木兰冷着脸打断他,以【你现在是我的人了】作为转移话题的关键,悄悄地将不自觉萌生的奇妙心情压下。

 

 

 ...

 

【王者荣耀/铠花-开始】

她笑,铠转头望她,望着她在篝火下被橘黄浸染的身影,望着她衣物下遮不住的白纱布,望着她精致而大气的五官,望着她高高束起的马尾和肌肉线条。将军的声音传播千里,让辽阔的大漠更显空寂,他又将视线触及到远处浓浓黑暗里,他才明白了这笑是何寓意。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花木兰的声音中充满笃定与豪气,是非同普通人所有的宏大格局。铠听得不大懂,但这一夜里,在那篝火噼里啪啦燃烧的声音里,他突然发觉自己对将军的认识再次刷新,将军不愧为将军。


铠想到自己的妹妹,又偷瞥了几眼木兰。他有抛弃不下的东西,于是对着茫茫的远方,可能是连绵的山,可能有崎岖怪石,亦或隐在暗处不让人捕捉到踪迹的任何...

 

【APH/西北风-花吐症】

想不出名字了orz

没有肉,就是有些敏感词。走→略略略

【第一次超链接,不知道成不成功哈哈

是两个孤独的人没有得到真正慰藉的一段小叙述(应该只有好好谈恋爱才行吧(。

文风变了点。加上最近没有什么阅读,可能有点不大好看。

最后感谢阅读w


 

【VOCALOID/双子–鱼鱼鱼鱼鱼①】

手电筒的光又扫过她两下,rin的踪迹早已被发现,但上级却不加重视,甚至是故意这么放松她。这使得她躲躲藏藏的动作可疑又滑稽。len趴伏在窗台上,混凝土上附着的灰由着雨水服帖地腻在面上,len不在意这些,嘴里却在骂,从糟糕的住宿条件到控诉他的身世命运,他的语气像在说评书,不过某些不知名的家伙的事迹,舍友也已经听得厌烦,现今连上帝也不愿为听闻此而流泪了。

len的视线紧跟rin的脚尖,往那方向啐两口唾沫,愤愤地喊“这小崽子”“贵族里出来的婊【rinrin】子小【rinrin】姐”嘴唇干得快开裂,喉头发紧发涩,len咽了咽口水,仍不挪开半步。他的眼睛瞪得极大,骇人的视线激起rin...

 
© 悬挂废铁 | Powered by LOFTER